啊!!贱虫真好吃!!我爱贱虫!!!

然后锤基也好吃!!

轰爆结婚!!!

\PAKA松/\PAKA松/

😭我爱他们

摸一张咔酱受。

因为我最喜欢的作者是水龙敬,所以一不小心就画成天然痴女感了(?)

想画“喜欢做舒服的事”的咔酱


后两张是草稿+线稿

终于画了张砂之惑星咔酱,我反射弧太长了……顺手给咔酱加个美图秀秀滤镜(x

大概是一个喻黄手书的预告(不)

证明我每天都在肝手书!并没有偷懒!








提前三个月给少天的生贺,希望少天生日前我能画完…拖延癌末期(

我觉得我挖了好多坑啊,要不要填一下,尤其是松沼那篇ABO,可是我最近又开始画喻黄的手书了…

嗯就等松二期开播再填坑吧(x

沉迷黄少天无法自拔!!

大概是一个黄少天的cos试妆,自娱自乐

正片什么的,漫展什么的,都不会有的,我已经是个退圈的老年人了(暴风哭泣

我可能中了黄子韬的毒……他为什么这么可爱啊,他为什么这么好…!!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喜欢上国人明星,更没想到有一天我会疯狂补棒国综艺………人生真是充满无限的可能

【江海CP】Risky Game -02-

*格差天堂paro,第二更

*江海only,是坑,不一定能填完

*高中设定,污,下品,OOC,请一定慎入

*不上升正主,不上升正主,不上升正主

*题目:Risky Game--nero ver


——————————————————————

02.




二年C班的讲桌中央放着一个空的扑克牌盒。


放学的铃声刚刚响过,学校里正处于最喧闹的时刻,不时地有学生从走廊上跑过去。与之形成鲜明对比,C班门窗紧闭,教室里充斥着压抑和焦躁的气息,没有人说话,每个人都老老实实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面色阴沉。

“沙沙沙…”教室里的广播突然发出杂音,“大家好,我们是格差游戏实施委员会,二年级C班即将开始新一轮格差游戏。”
每一双眼睛都盯着广播,里面的声音平静而公式化,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这个实施委员会是怎么回事、谁组成的、谁操纵的,这种事没人知道。
“规则和以往一样,各位同学需要找到一张散落在校园内的扑克牌,并将其带回教室,时间不限。牌面数字越大,持牌人的地位越高,最高位是KING/QUEEN(王/女王),最低位是JOKER(鬼牌),同时也是目标;另外,拒绝参加游戏、予以违抗的人将强制成为目标。明日第一节课开始之前,我们会宣布新的国王…”




“那么,游戏开始。”





教室里传出桌椅碰撞的声音,不到两秒教室门便被拉开,同学们不分男女地挤作一团,争先恐后从前后门跑出来,往走廊两边分散跑开,这可比他们参加防震演习的撤离速度要快得多。


张海宇一直站在外面,等他们全都跑完了,才走进教室。
反正规则也不会有什么变化,他讨厌像个待宰的羔羊一样在教室里守着那个发出死亡告示的大喇叭。

“啊,海宇你终于来了!”是蒋易,急急忙忙的迎上来,“游戏已经开始了,我们也快点去找牌吧!”
海宇侧身绕过他,径直朝自己的座位走去,“海宇?”蒋易跟在他后面叫他名字,并没有得到对方回应,于是也跟过去。他看着这位国王默默的拉开椅子坐下,把书包从桌兜里拽出来,然后拿出笔和本子开始记黑板上留的密密麻麻的家庭作业。
蒋易没吭声,张海宇淡定的记完作业,然后把桌上的东西都收进书包里,检查了要带的书,然后拉好书包拉链站起来,“你要回家吗?”蒋易终于憋不住了,“游戏怎么办?”


“那种闹剧怎么样都好。”
没错,回家,吃完饭,写作业,睡觉,这才是一个高中二年级的人应该做的事,而不是满学校寻找一张扑克牌…
“可是拒绝参加游戏的话……”蒋易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焦急,这却意外的让张海宇感觉到恶心。

为什么就没人觉得有问题呢?





把椅子推到课桌下面,海宇背上书包往后门走去,“这么着急的话,你去帮我捡一张不就行了。”


“唉?我?”


张海宇在门口停住,回头看着他,神情让人琢磨不透。蒋易觉得,这表情大概是厌恶吧。
“明天早上新的等级才会公布,现在你还是我的JACK吧,那你就去找一张适合我的牌回来,”他回过头朝门外走去,蒋易能听见他逐渐远离的声音中满满的讽刺:


“你不是最喜欢当侍从扮家家酒了吗?”





————


第二天早上张海宇到教室的时候,教室的气氛是少有的正常。
旧的等级已经作废,新的等级还没公布,每个人都只知道自己的牌而不知道别人的牌,这是三个月来他们最能像普通同学一样交流的时刻。

他走向自己的座位,没有人盯着他,没有人假惺惺的迎上来,前座的辛未甚至和他打了个招呼。


这样不就挺好的吗。


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海宇从书包里掏出东西,把瘪了的书包塞进桌兜,再把作业交上去。过了一会儿班主任过来了大家就开始早读,稍微抬眼看了隔着过道前方的蒋易,意料之中的,他也今天没有粘过来。
张海宇发自内心的希望这个班级能一直保持这样,虽然他知道并不可能。

早读结束,班主任刚一走,靠门边的同学就自觉的去关上了门,其他人和昨天一样,都坐在座位上,等待着广播再次响起。

“大家好,我们是格差游戏实施委员会…”
公式化的声音从广播中突然传出,“二年级C班的各位都找到了一张牌,新的等级就此产生——”
“二年级C班的新任国王是蒋易同学,其他人的等级请自行去走廊尽头的公告栏处确认;那么,本次格差游戏到此结束。”




居然是他…
班里的气氛缓和下来,蒋易当KING,这大概是最好的结果了,他在班里本来就是最有人望的,而且他性格也不错,大概也不会欺负TARGET…

张海宇用手支着下巴,看着蒋易的座位那儿形成了一个包围圈,不断的有人祝贺他,和他套近乎,吴彼凑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这么看来,这次他的等级也不会低,这家伙运气一直这么好。
蒋易咧嘴笑着,看起来没什么不同,“真是个笨蛋”海宇心想,然后他看见蒋易突然站起身朝自己走过来。

他保持着冷淡的表情,盯着蒋易,直到蒋易站到他座位跟前,一站一坐,这样的差距更让人感受到了压迫感,光线都要被这个家伙挡没了,而周围也站满了不明所以又难掩兴奋的同学,新的国王是旧国王的侍从,这在格差游戏里也是第一次。
张海宇靠在椅背上,抬头看他:“有什么事吗,国王?”
对方开始掏口袋,海宇皱眉,不知道他想干嘛,正在海宇奇怪的时候蒋易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牌,用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放到张海宇的桌上。
他弯下腰,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仿佛一片巨大的阴影笼过来,蒋易用指尖轻点着桌上的卡牌,张海宇随着他的动作垂眼看去。


新国王用他一贯的低沉嗓音开口:“按照约定,我给你带来了最适合你的牌。”







那是一张JOKER。








TBC

————————————————————————
关于格差游戏:

扑克牌,J=JACK侍从,K=KING国王,根据拿到K的人的性别来决定本轮是国王还是女王,国王与女王不会同时存在。

JOKER=鬼牌,即TARGET目标。


——
想不出来接下来怎么写了,目前为止的内容基本上和原作一样…
不想让蒋老头黑化的太厉害,可是这种情况下怎么让他们卿卿我我谈恋爱啊,不打起来都不错了😭

求各位小仙女提供脑洞